这10张图,适合每一个人,非常值得一看!(太精辟了)忧寂越努力,越幸运,越幸福,越快乐

陶方宣|烘山芋(08.1.12)

人生之宝
潇洒女人的格言
电脑提速八法

  多年前看过三毛编剧、以张爱玲爱情编写的电影《滚滚红尘》,一个镜头十分难忘:韶华(张爱玲)与女友(炎樱或苏青)一同逛街,看见街头有卖烘山芋,喜不自禁,人手一只,当街剥皮,狂吃通红又烫嘴的山芋芯——

  张爱玲对这种街头小吃倒记忆深刻,不时在文中提到烘山芋,她不说烤白薯,就很直白地说烘山芋——《道路以目》中说,“烘山芋炉子样式与那黯淡的土红色极像烘山芋”;《桂花蒸阿小悲秋》里,婆媳俩立在楼梯口就为等候女佣去买烘山芋,买来了两个人大吃特吃,还将楼上一个女孩子也叫下来吃,仿佛是好东西人人不可错过。

  烘山芋多半是在冬夜,最好是冬夜寒风呼啸的街头,或者天空飘着柳絮般的雪花,张爱玲喜欢逛街,与闺密苏青或炎樱从霞飞路一路逛过来,两个锱铢必较的上海女人花一点钱都分得清清白白,也是没有办法,一个离了老公靠写作为生,一个离了老爸靠写作谋生,每一分钱都是血汗钱,一分钱分八瓣花是应该的。在街头避风处,她们忽然发现一只烘山芋的炉子,一个铜板就能买一斤吧,两个女人忽然大方起来,挑两个烫手的山芋抢着付钱——上海女人一向喜欢抢着付最少的钱,抢着付一两个铜板就跟打架似的,张爱玲也不能免俗。烘山芋味道还不错,最主要是极其便宜,站在冬夜街头,靠着一只暖暖的火炉,和闺密有一搭没一搭说着体己话,那滋味比烘山芋还好吧?更多的时候烘山芋在手里只是一个点缀,一个说话的由头。

  深秋初冬时节,烘山芋和糖炒栗子是最受欢迎的休闲食品,近一百年过去了,现在上海夜晚的街头仍是如此,冬天的夜晚,你从灯红酒绿的酒吧出来,寒风迎面扑来,你竖起衣领微微低了头走过弄堂,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,便发现一只烘山芋的火炉静静立在那里,黑乎乎的,封炉的铁板上一个洞眼,才看见一点猩红。你要是买山芋,主人移开铁板,这才看到火炉的芯里原来炉火熊熊,一排胖山芋睡在一片光明中,仿佛睡着了的胖娃,一些地方淌出棕色胶质,那是山芋糖饴,一如睡觉的孩子淌出口涎——

  烘山芋是一种女性食品,女生,白领女性或者如张爱玲这样的女作家是它不变的顾客,我很少看见一个男子正儿八经去买烘山芋,就是要买,也得是陪着热恋的女朋友吧?这应该也是恋爱食品,像张爱玲看罢电影归来,吃一只烘山芋才算给这个浪漫的夜晚画上句号。我突然想起来,当年张爱玲超级粉丝D小姐为了接近张爱玲,跑到美国费尽心思住到张家隔壁,结果只看到张爱玲一个模糊的背影,无奈之际只得翻捡她的垃圾——D小姐如果在小区门前摆个火炉烘山芋,何愁张爱玲不飞蛾投火扑上来?

责任编辑:这10张图,适合每一个人,非常值得一看!(太精辟了)